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D:\nadm\history\init.inc.php on line 75 地質名人館

關於葛利普

葛利普與丁文江

\"\\"\\\\"\\\\\\\\"\\\\\\\\\\\\\\\\"\\\\\\\\\\\\\\\\\\\\\\\\\\\\\\\\"\\\\\\\\\\\\\\\\\\\\\\\\\\\\\\\\\\\\\\\\\\\\\\\\\\\\\\\\\\\\\\\\"\\\\\\\\\\\\\\\\\\\\\\\\\\\\\\\\\\\\\\\\\\\\\\\\\\\\\\\\\\\\\\\\"\\\\\\\\\\\\\\\\\\\\\\\\\\\\\\\\"\\\\\\\\\\\\\\\\"\\\\\\\\"\\\\"\\"\"據傳記資料,在地質調查所草創時期,丁文江先生深感中國地質研究之困難在於對地層內化石知識的欠缺。此種化石,不僅需要投入人力去蒐集和保存,尤其需要有人予以科學的描述與說明。基於這樣的認識,丁文江籌劃並創辦了專門的《中國古生物誌》,又著手從外國物色古生物方面的專家。當他了解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德裔古生物家―葛利普教授在國際古生物界已享有崇高的聲譽時,由於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葛利普因德裔身份而在美國受到排擠,在民國九年也就是1920年,丁文江毅然延聘葛利普來華,向當時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先生舉薦擔任北大地質系教授,同時也請葛利普擔任地質調查所古生物研究室主任。自此之後,一直到丁文江去世前的十六年時間裡,葛利普與丁文江在朋友情誼與學術合作方面,都融洽無間,堪稱學術界一時佳話。

葛利普當年的學生、地質學家高振西先生生前曾談到,丁文江先生與葛利普曾共同署名,亦發表過很多篇古生物和地質學著作。他特別指出,丁文江先生因忙於地質調查所的行政事務、組織地質及礦產調查,無暇對大量野外考察所採集的古生物化石作案頭研究,他總是無保留地把這些化石提供給葛利普使用,並予以葛利普的名義發表專題、研究論文。高先生還提到,中國古生物學者孫云濤、楊鍾健、黃汲清等人,直接為葛利普教授之高足,而間接為丁文江先生所培植,因為丁文江聘請葛利普教授來華任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請他幫助中國培養自己的古生物研究人才。


葛利普與學生高振西

高振西先生生是葛利普當年的學生、地質學家。他作為葛利普教授的學生,與葛利普有過一種非同尋常的師生情誼。

1937年"七七"事變後,葛利普孤身一人留居在北平寓所西城豆芽菜胡同15號。在整個日偽期間,葛利普不願領偽北大的薪水,每個月只由地質調查所與協和醫院合辦的新生代研究室提供200美元生活費過日子。這期間,他未再去過北京大學,卻一直努力保護著地質調查所所屬地質礦產陳列館與新生代研究室,甚至孤身一人抵抗過日偽當局進駐這個研究機構。

高先生曾說,在1945年9月日本投降後,他從重慶回北平,立即去探望葛利普教授,並將他接到豐盛胡同3號西廂房。當時葛利普身體十分虛弱,已多年不能行走,兩手不便活動,但卻還是不忘整理與修改他的古生物和地質學著作。在那年12月聖誕節,葛利普非常高興,還與他的學生和後輩歡慶節日。但第二年春節後,老人日漸消瘦,終於在3月20日上午於豐盛胡同3號地質礦產陳列館院內西廂房與世長辭。葛氏逝世後的第二天,他和裴文中、賈蘭坡等人將其遺體在東郊火化後,歸葬北大沙灘地質館前院,這裡是葛氏生前講學多年之所在。


葛利普雕像展現在長興灰岩上

上世紀三十年代初,葛利普教授歷盡艱辛,在大自然的皺褶裡發現了“長興灰岩”,並將世界各國地質學家和古生物學家的目光引向中國長興。

\"\\"\\\\"\\\\\\\\"\\\\\\\\\\\\\\\\"\\\\\\\\\\\\\\\\\\\\\\\\\\\\\\\\"\\\\\\\\\\\\\\\\\\\\\\\\\\\\\\\\\\\\\\\\\\\\\\\\\\\\\\\\\\\\\\\\"\\\\\\\\\\\\\\\\\\\\\\\\\\\\\\\\\\\\\\\\\\\\\\\\\\\\\\\\\\\\\\\\"\\\\\\\\\\\\\\\\\\\\\\\\\\\\\\\\"\\\\\\\\\\\\\\\\"\\\\\\\\"\\\\"\\"\"幾十年前,長興書畫雕塑院的雕塑家們懷著崇敬的心情,讓葛利普的形象從“長興灰岩”的皺褶裡再度出現,為“金釘子博物館”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立體館藏。

這尊高約1.2米的葛利普雕像,戴著眼鏡,一派學者風度的葛利普與層層疊疊的岩石融為一體。深邃的目光穿越時空,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把埋藏在中國岩層裡的精彩告訴世人。

杜使恩先生(縣文聯主席)曾說:“長興書畫雕塑院把葛利普這個老外納入長興歷史人物雕塑系列進行創作,就是想用藝術的形式表達‘從某種意義上講沒有葛利普就沒有金釘子’的觀念。此外,如果在新建造的“金釘子博物館”裡放進長興人自已設計創作的葛利普雕像,更能表達長興人民對這位地質學家和古生物學家的情感。”

這尊葛利普雕像出自長興書畫雕塑院人物肖像工作室主任、中國工藝美術學會雕塑專業委員會會員姚豐均之手。為了傳神地表現人物形象,同時充分考量雕像與環境協調性等因素,他曾多次到葛利普當年任教的北京大學找尋歷史資料,更到“金釘子”景點實地踏勘。經過近兩個月的構思,終於在反復修改之下,將葛利普教授的神情展現在我們眼前。